阴票首本网  >  财经  >  正文

90后女生的北疆奇遇记 深圳人也太太太太太有钱了

时间:2019-09-11 11:16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匿名 阅读:640次

标签:a

又是一年开学季,一批新生踏入高校。很快他们就可以通过入门课程,了解自己所在的专业究竟学什么。几个月后,学期结束,不知道会对自己大半年前的选择感受如何。

在大楼第一层剩下的几间店铺里,霍姆斯安排了好几项不同的生意,包括一间理发店和一个饭店。在城市电话簿上,霍姆斯的地址上还列着一位名为亨利?d?曼的医生的办公室,这大概是霍姆斯的有一个假名。这个地址还列着一家“华纳玻璃加工公司”,显然是霍姆斯成立的,他打算进军一个突然崛起的新兴行业——大型玻璃板制造和塑形。市场目前对这一行的需求量很大。

我也是这年的大一新生,入学没多久,也在学校东区门前的连锁健身房办了张年卡,1000多元。这个健身房场地宽敞,设施完备,让我对健身热情倍增。所以,虽是对阿d的遭遇报以同情,但当时我只觉得这无非是个偶然事件,刚好被他撞上而已。

霍姆斯开始在报纸广告栏中搜索出租公寓,要离他的旅馆足够远,使米妮不可能突击造访。他在北区的莱特伍德大道找到了一处住所。霍姆斯转头向米妮解释,也许他们早就该搬家了。既然已经结婚,那就需要一个比现在居住的“城堡”更大、更好的住所。很快这栋楼里就会挤满前来参观世博会的旅客。即使没有这些旅客,这里也不适合作为家用住房。

在恩格尔伍德镇华莱士街角,他看到了一个商铺——“e.s.霍尔顿药店”。霍姆斯走进店里,很容易就取得了上了年纪的霍尔顿太太的信任,顺利地留下来做帮手,并在生病的店主霍顿先生去世后,买下了药店。

新生的到来,让健身房又热闹起来,又开始时常出现器材需要排队的情况。

“优围健身”也加入这场销售大战,他们除了发放传单,还招徕学生做兼职销售帮忙宣传,我有同学也加入其中。他们一说,我才知道,原来健身卡的价格跟销售给出的优惠有关,是可以浮动的,甚至听说,两个人一起报名“优围健身”,每人每年的费用只要500多。

我没有听从亲朋劝告辞职备考。我怕考不上,再失去这个临时饭碗。好在之前参加培训的功底还在,我没再花钱买课,只是把自己所有业余时间都用在自学上。

那时我和同寝室的倪虹晚上都用便罐,早晨再一起提着罐子穿过站满刷牙洗脸的人的走廊,去厕所刷洗。两人结伴不会显得那么难为情,我们也就此结下了更为亲密的情谊。

第二天,阿d发了一个短片给我,告诉我有一个健身房老板卷款跑路,被会员和员工堵了。我笑到不行,心想这届健身房老板也太差了吧,卷款跑路还给人堵。

我问这种情况还会持续多久,前台说,应该很快能解决吧,毕竟老板们投了不少钱,又说,老板们还有很多别的产业,包括珠宝。

刚开始,每到半分钟左右,我就觉得受不了了。大脑发涨,从手掌到整条手臂的酸软疼痛逐渐升级,再到不受控制的发抖。有时手肘突然打闪,肘关节往外拐,人会一下就摔下来。可不管我和倪虹怎样求情,教练却一点不怜惜,只会说:中途掉下来,就加倍惩罚。

销售见我犹豫,便问我还有什么顾虑。我如实告知。他迟疑了下,随后找来一位自称经理的人。这位男经理看起来也是个运动爱好者,他当即显示出“诚意”:“同样的价格,我再给你多加几个月。”随后,便跟我们聊起锻炼的事儿,谈得还颇为投缘。

那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超市,我看花了眼,什么都想买。那也是我第一次吃薯片,好吃到难以形容。当天我就把那一周的零花钱用光了。

小荷的沮丧绝不是装出来的,她说她50%的题都是蒙的,但愿从头到脚的耐克保佑她“蒙得全对”。而我也不掩饰骄傲——70%的题目我都很有把握,说不定能像此前的学校选拔考试一样独占鳌头呢!

11月的一天,我刚走到电梯口,保安大叔叫住我,问道:“小伙子,你要上去健身?”

我现在是有点信了:如果不是命运使然,为什么我如此努力却回回碰壁,小荷心不在焉,却一考即中?

铁圈是用钢管弯成的,直径从0.8米到1.5米不等,5个铁圈总重200多斤。除了我,还要再上两个人,分别支撑在铁圈的两边做造型,冬湄双腿实际承受的重量在400斤以上。

1999年10月,杂技团与临市艺术学校联合参加50周年国庆演出,在蔡国庆和王霞唱歌的方阵里表演集体车技和舞蹈。秋天的北京已是寒风刺骨,我和倪虹藏在花车里候场,紧紧挨着取暖。演出结束后在北京逗留的两天里,我俩不顾领导反对,偷跑去颐和园和圆明园,留下了很多照片。倪虹还兴奋地对我说,我照相的技术真好,把她拍得很美,让她想起了自己原来一直怀揣着一个明星梦。

“这地方看起来很可怕。”汉弗莱说,“一扇窗子都没有,只有一扇厚重的门。走进这个地方之后,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。我觉得这儿有点问题,但是霍姆斯先生并没有给我太多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。”

尽管天很热,霍姆斯看起来却又清爽又精神。他穿越火车站时,年轻姑娘的目光像风吹落花瓣一般落在他身上。他走路的姿势充满自信,穿着得体,给人一种富有并事业有成的印象。

大一下学期开学后,这座南方小城的天气日渐炎热。从宿舍所在的西校区到我办卡的那个健身房,坐车不太方便,走路得半个小时,往返途中,汗流浃背。

又是一年开学季,一批新生踏入高校。很快他们就可以通过入门课程,了解自己所在的专业究竟学什么。几个月后,学期结束,不知道会对自己大半年前的选择感受如何。

没多久,教练武金老师组建了一个4人节目“高空车技”:是由1名男生当“底座”,用一根7至8公分粗的金属杆把一台特制的自行车扛起来,车上还有3名女生,各自在高空上起倒立、摆造型。

本文选自南海出版公司《白城恶魔》,网易新闻人间工作室已获得授权。

我跟他说了从朋友那里听来的关于小股东做假账的传言,李教练没发表什么看法,只是说道:“这间健身房其实不该搞成今天这样的,还是有蛮多在册的会员。”

总是有家人和朋友上门询问。霍姆斯总是充满同情,乐于提供帮助。警方仍未介入,显然他们有太多的事情要做,现在越来越多富裕的访客和国外显贵来参观世博会了,而扒手、恶棍和骗子们也随之蜂拥而至。

木匠和粉刷匠正在大楼里施工,霍姆斯开始转移注意力,想在房子里建造一个重要的附属金属结构:一个大型的长方形盒状结构,由防火砖砌成,外面包裹着第二个同样材料做成的盒状结构,两个结构之间的空间通过烧燃油炉来进行加热,里面的那个结构将形成一个狭长的烧窑。虽然他以前从未建造过烧窑,但相信自己的设计能产生足够高的温度来焚烧掉里面的一切东西。烧窑也要能消除从内部结构散发出的一切臭味,这一点非常重要。

健身房的人流量日益增大,除了学生,还有许多中年人来锻炼。每逢下班时间,场馆里的健身区、舞蹈区、单车房都是爆满。哪怕是上班时间,也有不少阿姨过来练瑜伽、跑步。

我想起自己刚进艺校时,校长在“开学典礼”上要我们说出各自的志向,不知怎么我就说了一句,“我要刻苦练功,争取出国演出,为国争光。”

--- 央视国际新闻
标签:a
进入论坛 字体设置
网站简介 | 版权声明 | 联系我们 | 广告服务 | 工作邮箱 | 意见反馈 | 不良信息举报 | 
Copyright©2006-2014 阴票首本网 www.karenjj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